作者: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         

      第八节陪伴
      
      在一声接一声清脆的鸟叫声中,顺风镖局迎来了又一个秋日的早晨。在打扫得纤尘不染的青石板路上,一个手执扇子,长发飘逸的年轻公子正拾级而上,赶往上书“东尧厅”三个烫金大字的大厅。经过之处,下人们无不屈身行礼。
      “上头有信儿了?”左管事始跨进大厅的门槛就迫不及待地问。
      “嗯。”邵笛看起来依旧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,不紧不慢地品茗。其实这正是他心里有事的表现。
      “那,说法是什么?”
      邵笛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皱起眉头:“我一直很不明白,非常不明白……怎么会这样捉摸不透呢?简直让人无从下手啊。”
      左管事依然眼巴巴得看着邵笛。其实他知道邵笛心里费劲琢磨的是什么事。
      这半年以来,顺风镖局幕后的最大靠山――项洛阳,也就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八弟,安和王爷似乎有抽身的打算,转而把注意力集中到另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镖局身上。这不小的动静可是急坏了顺风镖局上上下下一干人等。因失去后台而逐渐衰落以至于关门大吉的镖局他们可是见得太多了,即使现在顺风镖局已经做成了省城最大的声势,但一半的原因是这个坚固的后台的扶持――这位据说有勇有谋,深得圣上欢心的王爷在朝中的势力可是不容小觑的。如果他真的想要撤出,于他是易如反掌,毫无损失,但是对于顺风镖局的前途就是大大的不利了。邵笛一直派人暗中分析调查这个事情的始末,却始终未能有结果。心急火燎的邵笛只得从王爷的喜好,以及从中帮手,解决他的困难下手。而就在不久前,得知王爷在20年前在民间流落有一位小王爷。
      安和王爷有五子,但不知何故,个个皆不成器,吃喝嫖赌样样无师自通,琴棋书画诗词歌词鲜少接触,视如草芥,都是败家的种。王爷虽然年轻又想早早传位,却苦于没有合适的继承人。这,就是顺风镖局的突破口!所以,一切的关键都指向了陶涛。若调查的没有错,他应该就是20年前失踪的小王爷。如果能解决王爷这个心头病,顺风镖局的未来,指日可待。若真是陶涛承袭了王爷的位子,对顺风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      “上头说,不日将来查验正身。但是我必须在场……”邵笛依旧是眉头紧锁。
      “这有什么琢磨不透的?”
      “怪就怪在这最后一句。”邵笛站起身,背着手在偌大的厅堂里来回踱着步,“我作为顺风镖局的总镖头,当然一定会在场,为什么要另外强调?再说,他感兴趣的应该是陶涛,加这么一句,给人的感觉好像……很不妥……”
      “或许是对你有兴趣而非陶涛。”左管事半眯着眼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    邵笛哼笑了一声:“这个怎么都说不通吧。退一万步讲,如果他有兴趣的是我,为什么又不继续庇佑顺风镖局?”
      左管事闭了嘴,转头望着窗外无限风光,一时两相无言。
      “我的意思是,对身为男人的你有兴趣。”左管事打破了沉默。
      邵笛大笑了两声,道:“男人怎么会对男人有兴趣,这个笑话可不好笑。”
      左管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刺痛,他垂下了眼眸,小声说:“男人和男人就不成?那我……到底算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      邵笛依旧一幅沉思的表情,并未听到左管事的低语。
      
      “哎,”厨房负责烧火的佟楠趁着空闲的当儿用手肘子轻碰了一下郭铁,神神秘秘的问道“昨晚你去哪儿了?天亮了才回来。”
      他是个挺精瘦的大约15岁上下的少年,皮肤虽然及不上郭铁的白嫩,但也还算是光滑细腻。浓眉大眼的,薄唇,样子挺精神,笑起来露出来一口白牙,很是讨人喜欢。
      此时的郭铁正在耐心地照看煨在灶上的冰糖燕窝汤。听见佟楠这样问他,利马紧张了起来,吞吞吐吐的回答道:“没、没呢,我在,嗯,厨房睡的。”不善说谎的郭铁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,这么个烂理由,哪有人在厨房睡的!
      佟楠看着郭铁原本白净的脸蛋居然红到了耳根,顿时觉得有趣至极。
      “噢~是去干坏事了吧?”佟楠了然地笑,一巴掌拍到郭铁的后背,“真有你的!”
      “不不,我不是……”郭铁多希望此刻多长几张嘴。
      “得了吧!”佟楠攀着郭铁的肩膀,凑到他的耳朵边小声说,“昨晚上你是在那个新来的镖师那里睡的吧?”
      郭铁的眼睛张得老大地顶着佟楠看,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。
      “你、你怎么会知道,咳咳!”
      “昨晚上起床尿尿,路过西苑还听见你们在那笑呢,我怎么不知道!”佟楠得意地晃头,转而又神神秘秘地扯过郭铁问,“你们是不是做那个了?”
      “哪个?”郭铁眨巴着眼睛,求教似的望着佟楠。
      “就是……男的跟女的那档子事!”
      “可我们是俩男的啊!”郭铁有些脸红的挠头,这小子是不是脑子坏掉了,屁大点儿的孩子怎么那么鬼精灵的。
      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!”佟楠点了点郭铁的额头,“省城里好多达官贵人都养娈童的,而且啊一个比一个漂亮,真不像是男的!”
      “娈童又是……”郭铁欲求教,可是这个临时的夫子却没了耐性。
      “哎哎算了,不跟你讲了,才从乡下来的是没啥见识。”
      郭铁好脾气地笑笑,没再搭腔,继续托着腮帮子看着他的燕窝汤。
      “告诉你吧,我爹和大爹就是俩男的。”闲的发慌的佟楠再度开口,只是这次不好意思的把脸扭到一边。
      “嗯?你有两个爹?”郭铁还从没听过。
      “我娘改嫁了,说跟我爹没法过。”佟楠此时说起童年旧事,脸上已没有丝毫的不适,反而有些满不在乎,“为啥?还不就是为我爹对男人有兴趣那事儿,就这么把我们爷仨丢下了。”
      “那,你娘还挺可怜的。”
      “我们不可怜啊?”佟楠不服气地哼了一声,“不过现在大爹对我们很好,虽然在家时间不算长。”
      “这样啊……那、那你两个爹感情好嘛?”
      “很好啊!每次大爹回来,都整天腻在一起,我和姐姐都受不了了呢!”佟楠夸张地大叫。
      郭铁听着这些前所未听的事情,觉得有趣极了。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wap读点击: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  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

      yjtyjhjethty